页面载入中...

出版人郏宗培去世,曾任上海文艺出版社总编辑

admin 在线a 免费视频播放 2020-02-16 446 0

  第四首写上车之后的感受:“有穷弹力无穷挤,一寸空间一寸金”,老头竭力挣扎“头屡动,手频伸”想做些小调节,好舒服些,“可怜无补费精神”,一点用处没有;改变不了外在的一切,只有改造自己了——“变个驴皮影戏人”罢。

  第五首是进一步描写“挤”,这是从“正面价值”来说了,“挤”不再是“挤”,而是把你安放在一个严丝合缝安全包装里,你仿佛是一件价值数亿的“元青花”,或明成化斗彩的“鸡缸杯”受到最严密的保护:“头尾嵌,四边镶,千冲万撞不曾伤。并非铁肋铜筋骨,匣里瓷瓶厚布囊”,妥贴而安全,就是没有丝毫动弹的自由了。

  第六首写车到站了,“车站分明在路旁”,但人墙厚于城墙,越急越挤,越不出去:“心雄志壮钻空隙,舌敝唇焦喊借光”,但没用,车还是启动了。车一过站与未到站之前感受不同了,那时尽管挤,但从好的方面想是这样能安全到家;过站之后绝不会像旁观者那样轻松“下不去,莫慌张,再呆两站又何妨”;一股烦躁从心底升起,这不是与困守番邦杨四郎一样“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”!

  第七首写老头接受到站不能下车的教训,早早挤到车门、并守在那里。车门一开准能下车,然而“谁知背后彪形汉,直撞横冲往外奔”,“门有缝,脚无根”车门刚一开,脚底无根老人被彪形大汉一冲,糊里糊涂地飞了出去,弄得四脚着地,脸贴地皮,大汉扬长而去,路人好奇以为“近视先生看草根”;

  比如日本知名游戏设计师小岛秀夫就是《三体》的粉丝,早在5月份的时候他就在社交网络上晒出《三体》日文版的样稿,表示要准备读一下。

  看完之后,他感慨说:“一口气读完刘慈欣写的《三体》,天哪,好久没接触过这么宏大的正宗科幻作品了。题材都是我们这代人能接触到的,但是其历史背景、科学知识和文学意义,是独一无二的科幻文学作品,让我想起《神狩》《童年的终结》《无尽长河的尽头》。刘慈欣先生和我同年。”

  而在《三体》日文版的书封上,小岛秀夫是这样夸的:“在普遍性、娱乐性、文学性这三者重力绝妙平衡的拉格朗日点上诞生的、奇迹般的超现实科幻小说!”

  日本导演入江悠也在书封上说:“惊天动地包罗人类历史的科幻。超绝想象力蕴含了庞大知识、真是了不起!”科幻作家小川一水也评论道,读这部作品,感觉就像詹姆斯·霍根和罗伯特·J·索耶的作品在中华炒锅里面翻炒过一样。

admin
出版人郏宗培去世,曾任上海文艺出版社总编辑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